带着工作去咖啡馆,一切都刚刚好

18世纪咖啡馆是重要的聚会场所,也是世界政治风云的中心,那时候的政治家在这里发表着各种演说。同时,咖啡馆也一直是欧洲音乐界及文艺界人士的最爱,比如海明威、徐志摩喜爱的巴黎花神咖啡馆;歌德、李斯特、狄更斯热爱逗留的西班牙安提柯咖啡馆;毕加索、高迪云集的四只猫咖啡馆;贝多芬、舒伯特、施特劳斯沉思于维也纳中央咖啡馆。在这些充满艺术气质的咖啡馆中,诞生了无数惊世且经典的作品。“带着工作去咖啡馆”这件事,从18世纪沿袭至今,在现如今的咖啡馆中,你依然可以看到许多年轻人抱着笔记本电脑或各种资料陷入沉思的模样。咖啡馆究竟有什么样的魔力,可以给那么多艺术家与年轻人带来灵感呢?

刚刚好的噪音

有人说,咖啡馆环境那么吵,怎么能专心工作呢?而有的人却说,咖啡馆比起卧室少些懒散、比书房少些孤独、比办公室多些自由、又不像图书馆不敢发出声音,一切都刚刚好。最新的研究表明太过死寂的环境反而会阻碍人类的灵感,而适当的噪音可以激发人类的创意。在不久前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城分校的研究报告中提到,在噪音很大的环境下(比如工地),人们的思维和信息处理能力会受到干扰,会引发注意力的分散,破坏思维的连贯性和流利程度,从而倾向于抽象地处理问题。而不管周围是否有其他人,噪音总是不可避免的。即使在提供了最安静环境的消声室中,绝对寂静也不可能达到。在消音室里,人们会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呼吸声,以及其他身体器官的声音。过度的安静会令人感到迷失,甚至会产生幻觉。某些情况下,没有声音比有声音更加使人不安。近几年,研究者RMehta等人在研究噪音范围的过程中关注到生活中的环境噪音,并探究其与问题解决的关键——创造力的关系。如果环境中有适当的噪音(70分贝左右),则可以提高我们的抽象思维的能力,给人们更多的创造力。适当的噪音会让人们的思路暂时开一会小差,而不是死钻在牛角尖里,只有从死胡同里退出,才会找到新的路。就像为什么很多点子或者解决方案都是在洗澡时、吃饭时,甚至上厕所的时候产生的。

特别推荐:www.coffitivity.com

Coffitivity是一个收录了各种咖啡馆的自然声的网站,包括人们的交谈声、咖啡机的磨豆声、人来人往的走路声等等,让你仿佛置身于一家充满咖啡香的咖啡馆中。这是一个专门用来帮助人们更好地工作的项目,这个创业团队的成员大部分都是自由职业者,他们喜爱咖啡馆的氛围,因此Coffitivity的目标很简单,让你在无法去往咖啡馆时,为使你更好的工作而提供额外的帮助。

特别安静的音乐

咖啡馆的背景音乐也是一种营销手段,美其名曰“音乐营销”。每一家咖啡馆听起来若有似无的背景音乐其实极其重要,要刚好能盖住周围人的说话声,又要听起来不那么突兀;要悦耳动听,又不能让在咖啡馆专心工作的人分心。

最常见的是舒缓轻柔的背景音乐,让顾客进门后不由得放慢脚步,心情随之平静。更有有心的商家,借音乐塑造着自己的文化形象,一种“听觉形象”。你或许不知道的是,为打造这样一个看不见的产业,星巴克甚至自己签约艺人进行创作。此外,星巴克美国总部还精选了一批爵士、蓝调、钢琴曲等轻音乐,向艺术家购买版权后,再分布于全球各地的众多分店统一播放。将音乐打造成一项工程,发展出一套有别于传统音乐产业的收益模型,这是星巴克的高明之处。

上海音乐学院作曲系副教授田艺苗说,餐馆和咖啡馆应该按着自己的风格定位来选曲子,“让音乐跟沙发、壁纸等室内装饰配套”。她还建议,目前已经有音乐治疗和音乐心理学,完全可以参考有关的研究成果来选音乐。“有人说,看一个城市是否有文化,要看它的音乐厅和歌剧院。那么,看一个餐厅、咖啡馆是否有品位,就要听一听它的背景音乐。”

特别推荐:Bossa Nova

Bossa Nova(巴萨诺瓦)是一种融合巴西森巴舞曲和美国酷派爵士的一种“新派爵士乐”,承袭choro和samba-cancao的部分特色而又自成一格。除拥有南美音乐的热情外,还带有一份慵懒和轻松的感觉。生于巴西圣保罗的小野丽莎是乐坛“首席Bossa Nova 女王”。她不仅将Bossa Nova这种融合桑巴与爵士的巴西新音乐演绎得如梦如幻,更借由她那与生俱来的好嗓音和音乐天分浑然天成地融合了美、日、巴西三国的音乐特色,开创出舒适怡人、无拘无束的“小野丽莎”曲风。

饿了就能吃的餐食

一般会带着工作去咖啡馆的年轻人,都会选择有简单餐食的店,饿了就点单,不用自己准备材料自己下厨,吃完不用收拾不用洗碗,简直是懒人首选。而对于咖啡馆来说,餐食带来的边际效益往往更加客观,更为重要的是,它解决了无数咖啡馆苦恼的问题:一到饭点,顾客便纷纷离去。对于一些小馆子来说,要把客人留住,就一定要有能拿得出手的东西,很多客人其实并不在乎能喝到什么咖啡,但是却更在意能吃到什么东西。

近两年,“咖餐”的概念越来越流行,许多咖啡馆开始主打Cafe、Fruit and Fusion Cuisine(即咖餐果饮及无国籍创意美食)。除了简单的轻食,也融入更多的美食元素。“咖餐”只是餐饮行业的一个经营品类,在市场蛋糕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咖餐本身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每个经营者都会有自己对咖餐的理解,但健康的轻食餐点和“轻商务”的社交空间,应是咖餐厅不变的主题。

2016年,星巴克也曾经放过一个大招,一口气推出了38款餐品。随着精品咖啡热潮的掀起,消费者对咖啡馆的环境和产品正变得越来越挑剔。星巴克推出更多餐食选择也是为了更好地抢占市场。但星巴克也深知,保持调性、避免咖啡馆变成一家餐馆,是餐品革命的重中之重。至少目前来说,星巴克成功的做了这样一个表率:无论怎么跨界,咖啡永远是一家咖啡馆抓取顾客心智的核心产品,而不是其他。

特别推荐:巴黎双叟咖啡馆的Omelette

双叟咖啡馆源于1812年,彼时的双叟在开幕之初,是一间专卖中国丝织品的商店,店内摆放着两尊来自清朝的木质中国人像,因此命名。双叟咖啡馆创立后,著名艺术家与文学家都爱聚集于此,后来更是设计了“双叟文学奖”。坐在阳光明媚的圣日耳曼大道街边,来杯香浓的咖啡,配以海明威口中全巴黎最好吃的Omelette,手中再翻阅一本《老人与海》,灵感似乎就要如泉涌了。地址:6 Place Saint-Germain des Prés, Paris

J.K.罗琳(哈利·波特系列丛书作者)说:“只要想到能带着一本记事本去咖啡馆寻找写作灵感就让我感到欣喜。”世界上就是有那么多有趣的人,在人不多不吵吵的地方就无法工作;世界上也有那么多孤独的人,想要旁边有人陪着,却又不被打扰。那么,有着咖啡香,美食香,好听的音乐,舒适的环境的咖啡馆,一切都那么刚刚好。

本文摘自第61期《CTI咖啡茶与冰淇淋》。点击这里免费阅读完整版杂志电子版。


INSTAGRAM